<ins id="712i7"><option id="712i7"></option></ins>
    <output id="712i7"><nobr id="712i7"></nobr></output>
    1. <output id="712i7"></output>

        <ins id="712i7"></ins>
        <tr id="712i7"><nobr id="712i7"><ol id="712i7"></ol></nobr></tr>
        美国中文电视
        iOS
        Android
        首页 社会 查看内容

        本次新冠疫情已达峰 广州抢先放开后的30天经历了什么?

        时间: 2023-1-1 22:20| 来源: 南方+|评论:  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

        摘要: 1月1日,广州卫健委宣布,该市本次新冠感染疫情已经达峰。北方流行的毒株比广州更厉害吗?为何曾经“无症状超九成”的广州,在放开后却出现了就医高峰和重症增加?广州的医疗资源“倍增计划”是如何应对的? ...
        1月1日,广州卫健委宣布,该市本次新冠感染疫情已经达峰。北方流行的毒株比广州更厉害吗?为何曾经“无症状超九成”的广州,在放开后却出现了就医高峰和重症增加?广州的医疗资源“倍增计划”是如何应对的?

        住在广州海珠区的阿进,是在2022年12月13日开始有新冠感染症状的,浑身发冷、嗓子发痒,并在第四天体验到了许多北方人在网上到处喊的“刀片嗓”——“咽口水都能疼到睡不着。”

        同在13日夜,广州天河区的锦锦一家,母亲成为家里最先有症状的人,突然出虚汗、呼吸困难,当时已是深夜12点,锦锦和弟弟赶紧将母亲送到离家最近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。此时,发热门诊里挤满了高烧的患者,排不上队。他们只好又去了另一家医院,得以入院检查,结果并没有发现肺部感染,“医生开了一盒布洛芬,就让我们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广州是国内最早“放开”疫情管控的城市之一,早在“新十条”发布前一周的2022年11月30日,广州多区突然宣布解除临时管控措施。不少地方拆除了围挡,搬移了路障,公交、地铁等公共交通恢复。除了医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,其他的核酸检测点都撤了。

        从那时起的一个月以来,广州疫情从公众视野中淡出。但在这份“低调”的背后,这座城市同样经历着疫情冲击,并在12月中下旬迎来了它的严峻时刻,就诊患者的海量增长,叠加医护人员的大范围感染,让广州医疗系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        “最难的时候,每天都在为安排值班人员发愁,”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国家呼吸医学中心)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谢佳星教授对“医学界”说,“好在如今,同事们基本上都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广州引发“南北差异之问”

        广州调整管控政策最初的一周,见诸报道的消息比较乐观。

        2022年12月6日,广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唐小平教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,广州已收治16万余例新冠感染者,仅有4例重症,未有死亡病例。这条资讯迅速登上当天各大网络平台的新闻热搜。谢佳星教授也表示,12月最初两周的门诊压力确实不大,门诊病人数量较少。

        12月7日,国务院“新十条”发布,全国转向宽松的防疫政策。当天,在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,广州市国资委副主任崔彦伦介绍,市属国企已基本实现全面复工复产。发布会最后,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市政府新闻办主任朱小燚向公众宣布:“广州此轮疫情的新闻发布会将告一段落。”

        随之而来的,在2022年12月8日之后的两周左右,从各大媒体到各社交平台、短视频平台等充斥着关于疫情冲击各地的热议。而广州的疫情发展情况,在舆论场中几乎“消失”了。

        例如,微博在12月7日-26日期间,含“广州”的热搜话题仅一次与疫情有关,即和北京新冠毒株进行比较的议题。

        抖音在12月8日-24日期间,含“广州”的热点榜同样仅有一次“钟南山预测”的话题,而且钟南山的讲话并未涉及广州当地的疫情状况。

        相对的是,12月7日“新十条”颁布后,北京的病例不断增长,患者对各种症状的描述,大量流传于网络上,引起一波热度很高的话题,成为管控措施全面放开之后全国关注的焦点。

        12月10日,北京急救中心主任医师陈志呼吁,近期北京120急救热线呼叫量激增,新冠无症状、轻症感染者请勿拨打热线,为急危重症患者留出急救通道。12月12日,北京防疫新闻发布会上介绍,昨日全市发热门诊就诊患者2.2万人次,是一周前的16倍。在各网络平台,讨论北京地区新冠感染体验的内容激增,高烧、“刀片嗓”、“整夜难以入睡”、浑身极度疼痛等症状,得到了北方地区网友的普遍共鸣。

       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南方如广州等地对新冠症状的公开讨论较少,这一现象也引发很多人的注意。12月11日左右,“北京流行的毒株比广州更厉害吗?”得到网友热议。此后,多位医学专家指出,北方主要流行的毒株BF.7和南方主要流行的毒株BA.5.2,两者之间未发现致病力有区别。

        实际上,这类话题在这波疫情中一直延续,12月22日,张文宏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感染中心举办感染性疾病论坛上就表示,“北方有症状的病人比例比南方高很多,上海有症状病人的比例介于北京和广州之间。”

        广州给人留下疫情“较轻”的印象或许并不奇怪。在抢先放开之前,截至2022年11月27日24时,广州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阳性感染者144876例。据称,其中无症状感染者超过九成。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张屹在11月1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曾披露,“全部感染者无一重症或危重症”。

        回顾广州“抢先”放开后一个月的舆情会发现,广州在疫情解封后的第二、三周确实非常“低调”。然而,恰恰就在这一阶段,这座城市开始面对新冠病例增长第一个波峰带来的冲击。

       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、主任医师詹少锋在接受“澎湃科技”采访时说,放开之后,大概12月7日左右,病人就开始增加。最开始是发热门诊病人增加,大概12月20日左右,住院患者迅速增加。

        詹少锋说,要完全统计有多少人住院,现在还不好说。现在整个广州市也没有明确的数据。但我感觉重症率偏高。就我们医院来说,每天从发热门诊和急诊转到住院部来的患者至少有30-50人。

        对于“放开之前都说奥密克戎一般只影响上呼吸道,最近又开始说会出现肺炎”这个问题,詹少锋解释说:“这可能跟统计数据有关系。放开之后,面对的群体不一样了。以前我们面对的方舱患者,一般是年轻群体,重症的几率比较低,当时社会面上的病毒数量也比较少,但是现在面临的老年群体居多,并且很多是未接种疫苗的,所以重症率相对会高。”

        12月中下旬:医疗压力逐渐增大,多措并举应对冲击

        2022年12月15日,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医务部主任贾炜对外介绍,该院最近一周发热门诊就诊患儿增加明显,医院各院区发热门诊单日就诊量从不到200人上升到1400人次。

        12月19日,在广州市医药物资供应新闻发布会上,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张屹表示,12月份以来广州发热门诊就诊量持续走高,近一周在高位平台徘徊,全市发热门诊就诊患者日均约5万人次,原有日接诊能力约4万人次。

        阿进是一名漫画师兼舞者,不必坐班,从海珠区全面封控起便很少出门,并未感染。12月10日,阿进出门理发,在13日下午就有了嗓子干痒的不适反应,浑身打冷战,腰部、臀部十分疼痛,入睡困难,当天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。第三天测得抗原阳性,第四天嗓子疼痛最为剧烈,早晨硬是被疼醒了,之后的几天里症状逐渐缓解。

        同在海珠区的笑笑,也在12月中旬逐渐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压力,当时公司仅她所在的楼层就约有60%的人因病居家办公,到了12月23日,“我们部门40余人,一度只有三四个人上班。”她也在这一天发高烧,但其他症状相对较轻。

        锦锦一家在母亲之后陆续都出现了感染症状,她本人从12月17日开始有嗓子疼痛、鼻塞、轻微咳嗽等症状,第三天开始低烧,起初她并未重视。但没想到的是,“后续越来越严重,过了第三天头疼得就完全睡不着了,流涕、咳痰很严重,而且病程也拖得非常长。”直到29日,她测得抗体还是阳性,低烧,有胸闷感。考虑过去医院,但又怕医疗资源紧张排不上队。

        这一阶段广州的医疗系统,迎来了较为艰难的时刻。据谢佳星教授介绍,他所在的科室,2022年12月医疗压力的最高峰出现在17日之后的一周左右,一方面,医院在扩大新冠病区,另一方面,医护人员又出现了大面积感染、请假的情况。

        谢佳星回忆当时的紧张与疲惫,仍心有余悸:“太难了,上周一(12月19日)我接管一个新病区,给我调配了13个同事,我一看名单,大部分这几天都没见过,因为都阳性了发热咳嗽居家呢,剩下几个没阳的要连续上班值班,因为太疲劳,又很容易感染后病倒,有的同事上午值班时开始发烧,下午就实在撑不住回去了。”

        而病人依然在不断涌进医院。26日,谢佳星又接管了一个新增的新冠病区,“新增的30个床位,几个小时就收治满了。最近这一周,门诊病人数量继续迅速增长,以病毒肺和新冠后咳嗽等相关症状的病人为主。”

        在医院外,买不到药是许多广州人这期间普遍遇到的难题,阿进、笑笑都提到了这一点,另一位广州居民孙女士12月15日开始发烧,“最近网购的药,一个星期了都没能送到。”12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广州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邓宏永也指出,近期居民购药需求急剧增加,退烧药、抗原试剂等部分医疗物资出现阶段性供不应求。

        对此局面,广州市也在11月30日率先解封后开始了一系列应对,这其中最主要的是医疗资源的“倍增计划”。12月1日起,广州市对发热门诊、ICU重症救治床位进行大幅扩增,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张屹介绍,全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100%开设发热门诊,诊间从原有的475个增长至1048个,日接诊能力从约4万人次可增至11.1万人次,ICU重症救治床位可从455张增加到1385张,为应对收治高峰做好充分准备。

        12月4日,广州市白云区在发布会中宣告已对现有发热门诊按2倍进行扩容,按人口密度增设基层发热诊室,开展24小时运作。12月15日,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贾炜在介绍中提到,本院的发热门诊区域已从3000多平方米扩展至目前约6000平方米;在人力方面,则从本月初的26人增加至60人,“我们制定了各种应对方案,目前没有发生医疗挤兑情况。”

        在这一基础上,广州卫健委在调动医疗资源,加强互联网诊疗与健康宣教力度,通过市预警发布平台推送新冠病毒防治、120急救等健康科普常识,开通防疫咨询和医疗服务热线287条,截至12月19日,互联网医院12月6日以来累计提供线上诊疗14万人次,已为6万多人次提供日常健康咨询和基本医疗服务。广州卫健委发布了《新冠病毒个人防护与健康手册》《广州市儿童健康保护行动计划手册》,针对市民的疫情防护和发热后用药、问诊等提供详细指导。

        参与编写《广州市儿童健康保护行动计划手册》的广州市妇女儿童中心儿童保健部副主任医师胡艳,向“医学界”表示:“在临床诊疗中能够感受到,家长对孩子发热往往会过于惊慌,其实不必过于焦虑,大多情况下遵循科学指导,在家中就能照护好孩子。同时,构建家庭的儿童免疫屏障十分重要,针对家中有人感染新冠该如何处理等,手册都有详细介绍,并就如何应对其他儿童常见的生理与心理健康问题进行了科普。”

        药品供应的问题,也力争从源头上解决。广东省一方面支持疫情防控药械扩产保供,紧急部署绿色通道,服务疫情防控药品审批,例如自2022年12月5日以来共批准8700公斤咖啡因原料药的采购,预计可保障15亿片(袋)感冒类药品的生产;另一方面加大涉疫药品和医疗用品监管执法力度,截至12月25日,广东省市场监管部门立案并查处了49家企业涉嫌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违法行为。

        广州市花都区等地,开始将核酸采样屋改造为发热门诊便民点,最快5分钟便可完成看病、收费、发药全过程。据花都区新华街工作人员介绍,这一便民点备有基本的退烧和清热解毒类药物,可为社区医院和医院门诊减轻压力。

        本次新冠疫情已达峰 广州抢先放开后的30天经历了什么?_图1-3

       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热门诊每天就诊达200-300人次。(图片来源:医院官微)

        12月末:“过峰”压力犹存,重症冲击尚可

        谢佳星教授在2020年1月作为广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赴武汉支援。在他看来,广州这一波疫情同样对医疗造成很大压力。目前,他所在的广医一院在最新扩增一个病区后,医院收治重症病人的专区达到了五个,而且还在继续扩大。但与武汉疫情的重要区别是,危重症病人抢救成功率较高。

        谢教授向“医学界”表示:“当时在武汉,一旦病人出现‘白肺’,你用尽种种方法,可能还是抢救不过来。现在只要基础病不严重,治愈率就很高。毕竟我们现在有充分的经验和更多治疗手段。整体上,大多危重症病人都能在治疗后实现康复。只有年龄大、基础病比较多的老人,送来又比较迟的,相对更危险一些。”

       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、主任医师詹少锋同样指出,本轮广州疫情很多重症患者没有到需用呼吸机的情况,大部分肺部感染患者经治疗后能在一周内好转,恢复的情况也都不错,但一旦延误诊疗,甚至进入呼吸衰竭、昏迷状态才来求医,往往痛失最佳治疗时机,因此早诊断、早治疗十分重要。

        家住番禺区的黄铮汇是一位法布雷病患者,该病会在中年阶段导致多器官病变。黄铮汇已经接受过肾移植和心脏手术。早在12月1日,他就储备了足量的退烧药,基本不出门,妻子每次回家后都会仔细消毒。然而在12月17日前后,他还是感染了新冠,发冷、心脏不适、肌肉疼痛、入睡困难。“就感觉动了一次大手术一样,这个病真的轻视不得。”黄铮汇表示。

        12月26日,在新冠感染后病情稳定的母亲,突然出现了呼吸困难,黄铮汇带着母亲来到了附近的一家三甲医院挂急诊,“吸氧没有排队,但挂号时是厚着脸皮插了队的。”黄铮汇表示,当时护士对他们说,如果挂号排队的话,可能要等两个多小时,“当时我母亲太难受了,喘不上气,感谢前面的年轻人比较理解,让我母亲得以先看病。”

        在临时设立的吸氧区,黄铮汇的母亲在吸氧了1个多小时后,呼吸困难的情况得以缓解,很快就回到了家,至今身体状态平稳。

        2022年12月的最后一周,随着同事的陆续归队,以及新发阳性的同事越来越少,虽然接诊压力仍很大,但谢佳星感觉,他们度过了最紧迫的时刻。然而,忙碌的状态显然要持续一段时间,医院氧气供应的需求压力也略有增大,医院仍在扩增针对新冠病人的医疗资源。

        元旦三天假期,其中的两天谢教授都要在医院查房,整个医护团队也处在超负荷运转的状态中。

        家住天河区的锦锦是广州的受访者中新冠症状持续最久的,10余天后的现在,她终于只剩下了咳嗽,其他不适感基本消失。对很多广州居民来说,疫情带来的痛苦与焦虑留在了刚刚过去的一年。

        1月1日,广州市卫健委宣布,在经历一周多的高位平台期后,12月23日以来,全市发热门诊就诊患者人数开始从高位回落,单日就诊量从高峰期的五六万人次下降至1.9万人次。据研判,广州市本次新冠感染疫情已经达峰,预计在2023年春节前本次疫情将进入流行尾期。

        高兴

        难过

        感动

        无聊

        愤怒

        搞笑

        路过
        ?

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发表对《本次新冠疫情已达峰 广州抢先放开后的30天经历了什么?》的评论
         
        大家都在说
        查看全部评论
        目前没有评论,赶快来抢沙发吧 ^_^
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图片新闻[更多...]
        娱乐图片[更多..]

        关于我们| 节目信息| 反馈意见 | 联系我们| 招聘信息| 返回手机版| 清除痕迹

        ©2023 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,Inc.  All Rights Reserved. TOP

        回顶部 精品国产AV一区二区WWW

          <ins id="712i7"><option id="712i7"></option></ins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12i7"><nobr id="712i7"></nobr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712i7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"712i7"></ins>
              <tr id="712i7"><nobr id="712i7"><ol id="712i7"></ol></nobr></tr>